德甲赛场迎回观众究竟哪些球队已全员接种疫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uloveit.com.cn/,英超

2021-22赛季,是德甲在疫情中所经历的第3个赛季,观众终于能重返现场观看比赛。对俱乐部来说,这当然是重大利好,但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确保球迷越来越多的同时,球员不会因为感染而缺席比赛。因此,说服球员和球迷接种疫苗成了俱乐部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根据本周二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各联邦州州长达成的共识,按照德国目前的疫情,最多允许25000人到现场观看重要体育赛事,这其中包括德甲。而在观看比赛时,必须遵守相关防疫规则,“对于观看人数超过5000人的比赛,允许的最多观众人数为比赛场馆最大容量的50%,但不能超过25000人。”

因此,像门兴格拉德巴赫与多特蒙德的主场观战人数,虽然理论上能达到3万至4万人,却无法逾越2.5万这条红线。这也是为何周五的德甲揭幕战门兴主场对拜仁,入场人数为23000,周六多特蒙德与法兰克福的比赛,观众人数为25000。当然,能现场看球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当地近7天每10万人的发病人数不能超过100,过了这个门槛,只能继续空场比赛。此外,由于目前德国只规定封闭场所佩戴口罩,人们可以发现,露天的球场内,绝大部分观众是不戴口罩的。

球迷回归,疫情真的已经远离德国了?显然不是。8月初,第五级别的不来梅SV一名球员感染,导致全队被隔离,他们与拜仁之间的德国杯首轮被迫延期。上周末,美因茨前锋奥尼西沃新冠检测阳性,此外球队还有工作人员感染,导致8名球员和2名工作人员被隔离。美因茨方面证实,被隔离的都是未打过疫苗的密接者,美因茨方面总计14人被隔离。不过经过进一步的核酸检测,没有更多人感染,美因茨已经恢复了训练,他们与莱比锡RB在周一也将如期进行,同时将允许10000名观众到现场观战。低级别的比赛中乱象更多,比如说德丙,奥斯纳布吕克与杜伊斯堡的比赛就因为疫情被推迟到了8月18日。

截至周五,德国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的人数为52370395,占总人口的63.1%,接种完两剂的人数占总人口的56.7%。德国疫苗目前已经敞开供应,任何人想打都能打。储备充足的德国甚至将阿斯利康尚未交付的疫苗全部捐赠,同时放弃了根据欧盟条约能获得的170万剂强生疫苗。但想短期内使得注射人数激增,基本上不太可能,按目前估算,德国真正想打疫苗的,不会超过总人口的80%,剩下的就是对疫苗毫无兴趣甚至抵制疫苗的。

6月底7月初,德国感染人数一度降到一天300至400人左右,但随着人们放松警惕,德尔塔的肆虐再加上度假季节的到来,这几天的日感染人数又迅速攀升到5000以上。对德甲来说,疫情打击了所有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多特蒙德少收入了7300万欧元,法兰克福少了3700万,斯图加特也少了2800万,这还只是2020年的财报。

为了能让更多人打疫苗,各俱乐部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弗赖堡就拿出了1100张主场球票免费赠送给打了疫苗的球迷。至于多特蒙德这2.5张球票的分配,俱乐部也明确表示,2.4万张分配给了疫苗注射者和康复者,1000张给了核酸检测阴性者。与多特持有同样观点的还有科隆和勒沃库森,他们只想让接种者和康复者进入球场,只有因为特殊原因无法接种疫苗的人才能凭核酸阴性证明进入球场。说白了这也是德国这段时间讨论最多的“3G”原则:Getestet(已阴性测试者),Geimpft(已注射者)和Genesen(已康复者)。

虽然德国社会都在高呼不能歧视未注射者,必须公平对待所有人,但事实是已经完全注射的人就是享有更多优待,比如出入公共场所,如去健身房,无需再出示阴性证明。正如勒沃库森总经理沃勒尔所说:“对足球和我们整个社会来说,只有说服更多人接种疫苗,才能再次恢复某种形式的常态。任何未能对此做好准备的人,也必须接受可能的后果。”

职业联盟也考虑过像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那样强制所有球员打疫苗,但从法律角度根本不可行。目前职业球队中,只有科隆、奥格斯堡、卡尔斯鲁厄与基尔实现了全队接种,其他俱乐部则拒绝披露相关信息。柏林赫塔体育主管博比奇接受天空台采访时说:“我们实际上几乎已经完全接种了。有些球员——数量不多——还没有接种疫苗。他们现在仍然每天都要接受检测,我们正试图说服他们接受疫苗。”

职业联盟主席赛费特日前给所有球队发了一封公开信,批评球员缺少接种疫苗的意愿:“为了团结,也为了不损害俱乐部以及雇主的利益,应该自觉接种疫苗。”但发出这样的信,足以证明,不愿接受疫苗者,在职业联盟绝非少数。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